别来无恙

非相思,却深思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嘿!那个男孩,我们已经八年没见了。从11岁到18岁,你可还记得我?可还记得棉花糖和跳跳龙?
       你知道吗?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了,到另一个城市生活,走之前我很想见你一面。我知道,你现在应该要借助轮椅活动了吧,八年前见你的时候,你就已经走不稳了,我查过软组织无力的症状,却从来没有查到过任何的根治方案,让我很是绝望,可我却从没有从任何一个人的口里听出你的无助和悲观,你母亲多年带你辗转各地求医无果,最后只是带你一次又一次的做按摩,想来她也是不报太大的希望了吧。
       8年前你父亲过世,在他的葬礼上,我见了你最后一面,我父亲与你父亲是多年至交,你父亲每次从军队回来,第一时间肯定是见我爸爸,你知道吗?在你父亲最后的日子里,躺在病床上的梦中呓语叫着我的爸爸,他在梦中与我爸爸喝酒呐,我爸爸当时眼泪就溜了下来。我也在心中想着,你爸爸与我爸爸是如此至交,我也一定会照顾你,可在葬礼上我见你已无法在走稳时,我真的觉得害怕。这八年,不知怎地,我竟从未见过你,每次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,这是为什么?我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 前几天,几个叔叔伯伯到家里吃饭,几杯酒下肚便开始回忆当年青春岁月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你父亲,聊到你父亲入伍前的那顿饭,一桌的好兄弟,喝酒,聊天,吃过饭后还在一起打了一架。我坐在一旁,看着这些从岁月里走过的人,心中无比酸涩,为你父亲,为岁月。归来已不是少年。
       我想见你,就一眼,哪怕就是远远的一眼,我总觉得,你父亲对我父亲那般情义,而我八年来从未曾照顾过你,见过你,就很愧疚。哪怕不是愧疚,是思念,我也想见你。

评论(1)